新华日报
2019年08月12日
新华日报
第16版:南京观察·关注

消失十多年的楼梯扶手回来了

特 写

“楼梯重新装上了扶手,我上下楼安心多了!”8日,玄武区锁金村街道锁三社区的胡阿姨,拉着社区书记黄小丽的手说。

10年前,胡阿姨买下锁金村80号1单元顶楼的二手房。买房时,唯一让她不满意的,就是对门的违建实在“夸张”——楼梯原本的扶手被拆,取而代之的是一堵到楼顶的墙,对门只给胡阿姨留了一个楼梯的空间,其余全部据为己有,“连门都往外移了近两米,两家的大门都没法同时打开。”

胡阿姨是好脾气,起初并没有跟对门计较。今年3月,她下楼梯时脚底打滑,摔得不轻,“要是有扶手,我也不至于摔倒。”胡阿姨第二天就到社区反映情况,“我们找了城管、住建等多个部门,都表示没有权利拆除这处违建。”锁三社区书记黄小丽解释,根据相关规定,楼道内搭起来的违建,管辖权在物业公司,但锁金村80号是个无物业的老旧小区,要想解决这个问题,要么双方协商,要么通过法律诉讼。

5月,胡阿姨想重新装修老房子,家具进场时,她傻了眼。扶手“变”墙壁,大件的家具在楼道口根本拐不过弯,最后只能大卸八块,拆完回家再拼装。“家具还能拆,冰箱、洗衣机你让我怎么拆?”胡阿姨很无奈,考虑到自己年纪一年比一年大,楼梯没有扶手,终究是个安全隐患,她下定决心,说什么也要让对门把违建拆了。

胡阿姨再次找到社区,而且态度很坚决。黄小丽清楚,解决这个问题,只能做对门的工作。网格员走访发现,胡阿姨对门的周女士买下这套房子时,违建就已经建好,新增的4平方米被用作了厨房,直接拆除,确实对她的生活有影响。这种情况下,没有执法权的社区,除了一遍遍调解劝说,没有更好的办法。“我们前前后后跑了7趟。”黄小丽说,多轮沟通后,周女士终于转变了态度,开始理解社区的工作和对门的难处,最终点头答应拆掉违建。

有了周女士的这句话,社区也松了口气。7月28日,城管部门的拆违全部结束。如今,竖在楼梯上的墙壁没了,精致的木扶手装了回来,周女士家一直前移到楼梯的大门,也退回了原来的位置。“社区和街道很给力,拖了十多年的事情,终于彻底解决了!”胡阿姨高兴地说。

本报记者 盛文虎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乡村干部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9-08-12 1 1 新华日报 c670576.html 1 消失十多年的楼梯扶手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