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19年12月19日
新华日报
第19版:文艺周刊·艺评

在他手上,所有东西都是活的

——《大家说画》名家导赏“朱振庚艺术展”

朱振庚《戏曲人物图》

关注交汇点 看更多报道

“一蓑烟雨——朱振庚艺术展”于12月3日起在省美术馆陈列馆展出,展期将持续至2020年3月1日。作为一名从江苏走出去的当代重要画家,这次为期三个月的展览,是对朱振庚艺术生平的一次完整而集中的展示。2018江苏艺术基金“中国艺术在发生——‘大家说画’纪录片海内外传播推广项目”特邀中国美协副主席、江苏省美协主席周京新,以及省美术馆馆长徐惠泉等名家专业导赏,带领观众近距离一睹这位率性而卓有成果的艺术名家的风采。

人品崇自由

朱振庚(1939-2012),生于江苏徐州。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究生班,师从蒋兆和、叶浅予、吴作人、李可染、李苦禅、刘凌沧、卢沉、姚有多等,曾为华中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写意重彩”,是中国绘画语言的一次改革和创新,朱振庚正是其中的重要开拓者和实践者。在数十年的艺术之路上,朱振庚不懈地进行着艺术面貌、风格、语言的探索,用毕生精力为后人开辟了一片很大的艺术探索空间,而同时,他对人、对艺术的一种真诚旨趣,也让多位与他相交、相知的艺术家深感钦佩。

中国美协副主席、江苏省美协主席周京新说,自己跟朱振庚接触以后,周京新发现他对传统民间艺术比如剪纸、刺绣、雕刻、玩具等,都有着深入研究,而且这种研究是吸收到他绘画语言骨子里去的。“他拿到任何一个工具,不论是毛笔、硬笔或是剪刀,都能游刃有余,马上把这个工具本身的特质语言展现出来。他手上的那支笔就像魔术师的魔棒一样,随时都能释放出一种出乎你意料的魔力。”

朱振庚的绘画横跨传统和现代、东方和西方,他的作品“生动、有趣、自由”,有着股洋洋洒洒的肆意。“品读朱振庚先生的水墨画,让人感受到他始终坚持着艺术语言、人文心性、时代精神的取向。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在创作中的自由态度,让我想到了他对魏晋文化的追寻。他始终向往着一种自由的精神,葆有一份心性的纯真。”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田黎明教授说。

一笔连“土”“洋”

他的艺术营养取自于民间,如木版年画、民间玩具等,同时也对西方的现代艺术做了吸收融汇,在中国画笔墨语言的表现上颇有创新,将“土”和“洋”融为一炉,为己所用。

借助戏曲人物这个表现题材,朱振庚做了很多探索。一幅《戏曲人物图》,在江苏省美术馆馆长徐惠泉看来,代表着朱振庚对造型与用色的大胆创新。“这幅画的色彩与中国民间绘画很类似,桃花坞年画里经常用这种颜色,比如蓝、黄、绿。但是它们在这幅图里融合在一起后,却显得高档、洋气,这就是朱振庚跟民间绘画不太一样的地方。”徐惠泉说。

“他在进行这种带有浓厚传统的民间绘画气息的创作时,把握得非常到位,有时让人感觉他仿佛就是一个很接地气的农民画家。但他手上的这支笔稍微转一下,马上又能融入马蒂斯、毕加索的那些西方元素。土、洋之间,他能够用一支笔把它们连接起来。”周京新打了个比方说,“别人过河要撑船、要从桥上走,他直接脚尖点点就过去了,像是一个武林高手。时空、东西之间的间隔,或者说传统文化背景上的差异,对他来讲没有障碍。”

周京新以《蓝色仕女》为例,他称这幅作品让我们能够感觉到油画的那种色彩的丰富性,但是它冷调子里的青,又让我们想到了传统绘画的石青石绿的感觉。“所以在朱振庚手里,颜色本身就是有语言的,可以让它斑驳,可以让它柔和,可以让它显得温润,也可以让它干裂有张力。在他手上,所有的东西都是活的。”

下笔即创造

上世纪80年代,美术教育家卢沉提出了一个学术理念叫“下笔即创造”。田黎明说,朱振庚先生正是这个理念的践行者,他是一位具有创造精神的画家。

“他的这种创造,是生活所见的现象在他内心里转化为的笔墨语言,折射出生活的镜像。”田黎明讲解说,朱振庚《陶兽》这幅作品,就是借助了古代的一些陶兽造型,但又从中让人看到了八大山人的精神,完全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对陶兽进行了解构和组合,这种组合一方面仍然保持了他天真的趣味,同时也在这张画里展示了一种忧患意识和孤独之感。

“戏曲人物他画了许多。我相信他对传统戏曲的研究肯定花费了很多时间,但他绝不会原样照搬,直接拿过来放在画里。他拿到手上,一定要自己‘盘’一下,盘成自己的东西了再放到画里,让它呈现出来。”周京新说。

连环画、黑白刻纸、速写手稿……展览现场,朱振庚的艺术方法多彩而丰满,他始终在对外汲取生活,再孜孜不倦地探索着最符合心性的语言符号。“当年,朱振庚《幸有梅郞识姓名》这套连环画出来以后,社会上也是比较震惊的,他似乎也想展示他的写实的功夫。”徐惠泉说,“但是细看这套连环画,其实跟一般的写实连环画还是不太一样,在构图上,他更多地用蒙太奇手法来展示了人一生的故事,来反映那个时代。”

“他是一个笔不离手的人。”徐惠泉说,这次展览中还展出了一批朱振庚的黑白刻纸作品,“很多所谓的大艺术家,可能不屑于做这样的小手工。刻纸也同样是他以刀为笔、以刀代笔,对形的深入研究的方法。他的这组刻纸作品非常有趣,既不同于民间、亦不同于西方、也不同于绘画,对我们很有启示。”

本报记者 顾星欣 吴雨阳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乡村干部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19-12-19 ——《大家说画》名家导赏“朱振庚艺术展” 1 1 新华日报 c725794.html 1 在他手上,所有东西都是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