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20年05月18日
新华日报
第11版:经济周刊·财经圈

美国疫情众生相: 不同阶层不同的命

邱炳阳 耿 强

截至目前,美国的新冠疫情获得两个“全球之最”:确诊病例最多,死亡人数最多。病毒带来相关经济下行、失业增加,其对全球经济、社会生活的负面冲击还在继续,而对美国中低收入人群而言,面对新冠病毒,美国的社会福利保障差异、收入差距、种族歧视对他们的抗疫影响正越来越多地表现出来。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威斯康辛州密尔沃基郡,黑人占人口比例为26%,而在感染死亡人群中,黑人所占比例约为70%。路易斯安那州黑人占人口32%,占感染死亡者的70%。美国贫困层黑人没有保险,居住的社区也没有充分的医疗服务,哮喘、高血压、糖尿病、肺病、心脏病等慢性病患者比例更高,在低工资服务行业就业的人更多,被感染的可能性更大。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美国家庭的平均税前年收入为78635美元,在交完税及住房、食物、交通和医疗保健的必要开支后,全年剩下的钱只剩6017美元。伴随信用卡等金融信贷的支持,美国中低收入家庭的储蓄逐年下降,截至2019年6月,美国家庭在储蓄类账户中,平均持有18.32万美元,中值大约为12.33万美元。1%最富有的家庭(以收入衡量)平均持有263万美元,而29%的家庭储蓄少于1000美元。在总共1.27亿个美国家庭中目前有22%的家庭甚至没有储蓄账户、退休储蓄账户、货币市场存款账户或存单中的任何一种。新冠病毒带来失业人口迅速攀升,目前美国失业总人数已经突破3650万,对中低收入家庭更是雪上加霜,陡增的失业率意味着那些没有积蓄的人可能难以维系自己和家人的生活。中低收入群体,本身的工作环境就容易感染病毒,在失业威胁和生活必要开支的压力下,他们要求工作的诉求也愈加迫切。

美国社会收入不平等的问题在近几十年不断加剧。从1997年至2007年,收入最高的1%人群的家庭实际收入上涨了275%,而收入最低的20%人群的实际收入仅上涨了18%。造成美国社会收入不平等的原因很多,制造业生产率的不断提高,对劳动力的需求下降,工资下降,失业率也随之升高。其次是技术的变革,高科技的发展提高了对技术工人的需求,但也用机器替代了很多非技术岗位,这使得美国劳动力队伍出现“两极分化”。这些被机器替代的工人由于自身技术和教育水平的限制,又很难流入其它行业,导致了严重的结构性失业。美国的经济流动性在减弱,阶级固化在加强。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的平均工资比其他人多出84%。然而日益昂贵的教育费用却阻止了贫穷家庭的孩子接受良好的教育。穷人与富人的住宅分区也使孩子的成长环境有很大的差异。据统计,对于收入前20%的白人群体,他们的子女中有41.1%可以维持甚至超出他们父母的收入水平。而对于收入后20%的白人群体,他们的子女中仅有10.6%可以升入前20%。阶级固化正在进一步拉大美国社会的收入不平等。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乡村干部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20-05-18 邱炳阳 耿 强 1 1 新华日报 c776427.html 1 美国疫情众生相: 不同阶层不同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