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20年06月29日
新华日报
第11版:经济周刊·财经圈

正视“零工经济”时代的来临

包 涵 耿 强

Gig economy(零工经济)意指劳动者以“打零工”形式,把自己的闲暇时间和技能以更为弹性灵活的临时雇佣的方式售卖,并换取经济收入。美国学者马尔卡希在《零工经济:推动社会变革的引擎》中这样描述:用时间短、灵活的工作形式,取代传统的朝九晚五工作形式,包括咨询顾问、兼职、临时、自由职业、个体经营、副业,以及通过自由职业平台找到的短工等。

“零工经济”是新兴的“老行当”,兼职、短工、散工等“打零工”古已有之,早期的“零工经济”受交易成本和信息传递的制约,规模较小,范围有限。现代“零工经济”的大发展,得益于互联网平台崛起产生的促进作用。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技术可以更快匹配劳动力的供需双方,使得“零工经济”成为全球的新潮流。

美国相关智库报告显示,几乎1/4的美国成年人在“零工经济”中赚钱,“零工”工人占劳动力的34%,到2020年将增长至43%。不仅如此,大量知识密集型岗位如咨询顾问、律师、财务顾问、高水平的专家等,为达到生活、工作、个人兴趣之间更好的平衡,寻求更灵活的工作方式,越来越喜欢选择“零工”就业的模式。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官方数据显示,日本临时工数量超过全体劳动者的三分之一。由于日本老龄化问题十分突出,加上长期的经济泡沫影响,易处于失业状态的老年人、受教育程度低的青年和女性是灵活就业的主力军。

受疫情影响,中国经济正面临严峻的就业压力,“稳就业、保就业”成为当下宏观政策的首要目标。“零工经济”对企业和求职者都有好处,从而受到特别期待。对企业而言,它能最大程度降低用工成本,尤其是在疫情存在反复性的情况下,能帮助企业采取更灵活的经营策略。美国相关报告认为,“零工”可以节约公司20%的招聘成本、缩短35%的招募周期,同时能提高保留率和人岗匹配率。对就业者而言,能更便捷地实现技能、时间与收入的转换,尤其是能够降低疫情期间居家办公、各种短期供求不匹配的摩擦性失业等负面影响。超过一半的外卖骑手拥有多重身份,网约车司机中日均工作时长2小时以内的兼职零工占到一半。以猪八戒为代表的生产服务业零工撮合平台,从基于互动式问答的知识分享网站到众包平台,通过互联网使原有的“企业员工”雇佣合同制向“平台个人”模式转变。马尔卡希说:“‘零工经济’的人们比自己95%的朋友们更有安全感,因为零工是多样化的。你每年有10—20个收入来源,所以,如果其中一个消失了,也不必担心。”

“零工经济”无疑给各个方面也带来了诸多挑战。配套法律尚未完善,对“零工”的就业者法律保障仍有欠缺,基本社保、医保的参保率低,劳动和知识产权纠纷处置的法律依据不全。在各种外卖、网约车等平台模式中,“零工”的基础性收入往往较低,计件制的薪酬体系往往更容易带来过度劳累以及相应的安全质量等问题。2020年1月,美国加州正式实行“零工法案”。法案规定将“零工”归为职工,并与全职员工享受同样福利和带薪休假。英国政府也向劳动者承诺,提高劳动者权益,给予其签订全日制合同在内的权利保护。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乡村干部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20-06-29 包 涵 耿 强 1 1 新华日报 c793272.html 1 正视“零工经济”时代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