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20年07月02日
新华日报
第6版:经济

专家建言尽快上马宁宣黄高铁——

逐鹿皖南,振兴“长三角第六边”

7月1日,有“华东第二通道”之称的商合杭高铁正式通车。这条高铁不但使合肥“史上第一次”不经过南京直抵杭州,待沪苏湖高铁建成后,并联上海,还串起皖南门户城市宣城,为下一步连通黄山埋下“伏笔”。

对此南京交通和规划部门很受触动,呼吁尽快启动宁宣黄高铁,把以黄山为代表的皖南名岳、浙西山水,以轨道串联成长三角共同的“后花园”,把宁宣黄发展带建成继沪宁合、沪杭、宁杭等5条经济带之后的“长三角第六边”。

南向高铁盲点,

成南京“柔软的下腹部”

商合杭高铁从陇海线的商丘南下,经过皖北的阜阳、淮南到合肥,再折向皖南,经湖州到杭州,在南京以西的安徽城市带上划了一道弧线。这条铁路线距南京最近的芜湖也有近100公里,为何让南京有关部门感到“失落”?

“我们着急的是,南京作为长三角重要交通中心城市,南下高铁通道不畅,以及和风景区黄山的疏离。”南京城市与交通规划研究院董事长杨涛说,南京打造“米”字形高铁网,东到上海,西往芜湖、武汉,北上北京,都有了高铁,宁淮、南沿江高铁也已开建,然而南下宣城和黄山,却欠缺高铁通道。如今从溧水、高淳到宣城、黄山,风景秀丽但交通、旅游串联不够,成为高铁网络的盲点,是南京都市圈“最柔软的下腹部”。

相比之下,合肥不但通过商合杭高铁直通杭州,还把高铁线修到皖南的家门口(宣城),将来宣城到黄山高铁建成后,合肥将有两条高铁线通往黄山(另一条是合肥—铜陵—黄山),一东一西把皖南拥在怀中。商合杭高铁通车后,合肥也初步形成“米”字形铁路网,将来还将开建通向郑州、青岛、马鞍山等方向的高铁线,推动“米”字形向“时钟形”转变。

省发改委基础产业处褚志宇分析说,商合杭高铁能够提早谋划并尽快上马,是铁路部门以高铁带动区域经济发展,并为京沪高铁分流的战略考量。目前,京沪高铁济南以南到上海客运饱和,货运接近饱和,从陇海线南下与京沪线大体并行的商合杭高铁成为优先选择。此外,商合杭高铁把中原经济区、大别山区、皖南连上长三角腹地,并从杭州继续南下经宁波形成出海口,对沿线经济区的带动作用很大。

“旅游西进”黄山,

杭州获益多多

商合杭高铁通车引起南京有关部门关注的是,在牵手风景区黄山共同发展上,南京落在了后面。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局长叶斌曾在多个场合疾呼,尽快启动宁宣黄铁路建设。“2015年底商合杭铁路开工时,我就呼吁尽快启动宁宣黄铁路建设,如果当时同步建设开工,眼下商合杭高铁可以通过宣城中转,南京和合肥都可以通过高铁到黄山。”

“黄山对海内外游客有着巨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省旅游学会副会长、南京师范大学教授沙润说,谁和黄山“走近了”,就能从合作发展中受益。

对此杭州“先行一步”。沙润介绍,近年来杭州力推“旅游西进”,尤其是杭黄高铁通车后,从杭州到黄山只需一个半小时,沿途串起桐庐、千岛湖、富春江等山水名胜,累计有7个5A景区和20多个4A景区,杭黄旅游带联系密切,旅游组织成熟。世界文化遗产西湖和世界自然与文化双遗产黄山联手拓展国际旅游市场,杭州成为黄山吸引国际游客的重要中转站。

相比之下,南京排名较后。目前南京到黄山,无论是开车还是从杭州绕行,都要3个多小时。没有黄山的呼应,南京在吸引国际游客上很难“沾光”。

“南京和黄山,一个是世界著名古都,一个是世界级风景区,两者合作空间很大。”沙润说,南京往南,从溧水、高淳、宣城到黄山,处于山岳为特征的徽州文化向以河谷为表征的金陵文化的渐变地带,不但拥有黄山、南京两个重量级景点,还拥有高淳慢城、皖南古村,以及从泾县绵延至茅山的红色纪念地,“如果交通不是难题,极有条件组织起国际精品旅游线路”。

宁合杭都市圈,

竞相逐鹿皖南山水

对于南京有关部门的呼吁,省有关部门回应说,宁宣黄铁路其实是从渤海湾、鲁南、苏北经南京、黄山直抵海西的大沿海通道的一部分,纵向连接京沪、商合杭等高铁,推动山东半岛、长三角和海西经济区交流合作。随着宁淮通道去年开工,宁宣黄铁路开始积极筹备,目前已完成预可研,并纳入“十四五”铁路建设规划。

杨涛介绍,从南京经宣城、黄山到梅州的铁路线,相当于国家大沿海高铁复线大通道,沿线串联城镇、人口远高于商合杭高铁通道,一旦建成,客流也必将超过商合杭高铁。

省有关部门希望,宁宣黄高铁能够在“十四五”前期开工建设。记者在有关部门公示的规划图上看到,这条铁路起自南京北站,利用上元门过江通道接入南京站,引入江宁站后向南与扬马城际铁路并线经过禄口机场,向南设立溧水西站、高淳站、宣城站等,最后接入黄山站,全长360公里——车站、机场、高铁联动发展,南京把这条铁路纳入整个城市的交通枢纽建设中。“这条铁路时速350公里,比杭黄铁路快,南京到黄山只需1个多小时,建成后对区域经济的带动力,不亚于商合杭高铁。”杨涛说。

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宣城市市长孔晓宏说,安徽南部已成为南京都市圈、杭州都市圈竞相逐鹿的交界地区,呼吁尽快启动宁宣黄铁路建设,展开城际旅游协作。“有风景的地方就有新经济。”杨涛认为,逐鹿皖南的不仅有南京都市圈、杭州都市圈,还有合肥都市圈;被“逐鹿”的也不仅是皖南,还有苏浙皖交界处的大片山山水水,它们是整个长三角的“后花园”。

沙润认为,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中不能忽视繁华城市带背后这片山水和名胜区对长三角高质量发展的推动作用。他甚至认为,黄山应成为上海、杭州、南京、合肥之后的长三角“第五极”。当前,沪宁合、沪杭、合杭已是极具活力的产业经济带,宁杭打造生态经济带,杭黄成为旅游经济带,唯有宁宣黄发展带还是一条“软边”,是亟待振兴的“第六边”。

褚志宇表示,我省不但将尽早上马宁宣黄高铁,还考虑规划镇杭铁路连接千岛湖,以及在既有宁杭铁路以西建设宁杭二通道。“这3条铁路线都通向苏皖浙腹地,将把长三角的秀美山水,融入南京一小时都市圈。”

本报记者 顾巍钟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乡村干部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20-07-02 专家建言尽快上马宁宣黄高铁—— 1 1 新华日报 c794628.html 1 逐鹿皖南,振兴“长三角第六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