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日报
2020年07月19日
新华日报
第2版:要闻

长江南京段水位创历史最高,预计还有一周时间维持历史高水位

严防死守!南京全城迎战最严峻防汛

18日,南京长江“揽江台”部分连接道被江水淹没。刘建华摄

18日,长江南京段水位创历史最高值。 苏 阳摄

18日上午7时,长江南京站水位10.23米,超历史最高水位(1954年10.22米);50分钟后,涨至10.26米;9时,省水利厅升级长江南京段洪水红色预警;10时,南京市防汛防旱指挥部宣布启动全市防汛Ⅰ级应急响应。到18日晚8时左右,长江南京站水位和水阳江水位有数毫米回落,但据气象、水文预报,预计该市大河大湖包括水阳江、石臼湖、秦淮河、滁河均将维持在高水位。

全市江河湖库长时间高水位,未来两天南京还将迎来降雨,5天后又将迎来天文大潮本月最高潮,南京防汛进入最严峻阶段。

所有市领导挂钩负责,一线调度;水利、城管、建委、公安、交通,全城响应,进入防汛“战时”状态;人员、物资、应急措施全部到位;号召全城青年人参与,招募防汛志愿者。

南京有长江干堤约200公里,江河湖库设有1700多个巡查站点,巡查人员4万多人,24小时不间断巡查,严防死守,南京全城迎战最严峻防汛挑战。

以全城“战时”状态迎战大水

今年6月10日南京入梅,是20年来最早入梅时间,比常年提前了8天。入梅以来,南京经历8次大降雨,截至18日上午,今年入梅以来南京降水量是常年平均雨量的1.9-3倍。

7月10日南京进入防汛Ⅱ响应,很多区域都是按Ⅰ级响应准备。7月14日,南京宣布建立市领导一线调度挂钩防汛机制,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要求以战时状态做好人员、物资准备,并于当晚夜查长江堤防重点部分,确保责任层层压实。

南京市水务局局长程军介绍,根据各类信息预判,长江南京段水位还要有一周左右的时间维持在10.20米的历史高水位。

南京市、区、街道各级党委政府全面进入防汛“战时”状态,领导下沉挂钩驻点,各级防汛指挥部成员单位24小时集中办公。

高淳水阳江区域于7月7日启动防汛应急Ⅰ级响应,是南京防汛压力最大的区域。记者沿高淳石臼湖、水阳江堤岸一路往南,看到每隔500—1000米,即有蓝色临时板房搭成的防汛巡查点。一侧路边多处停有装有块石等防汛物资的大货车和橙色挖掘机。南京防汛防旱指挥部办公室主任李宗超介绍,市一级已准备了65辆满载防汛物资的大卡车,还有四艘抛石船,200多辆运输车辆,分散在多处待命。另外,还有消防、部队、武警共4000余官兵随时准备抢险救援。

以十二万分小心看好头顶“那盆水”

长江水位创历史新高,一度达到10.26米,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穿城而过的长江,水位要高出两岸城市的大部分路面,意味着南京江南江北都顶着“一大盆水”。

18日下午6点,记者在南京河西滨江公园看到,沿江栈道早已浸在水中,南边的南京眼人行桥的桥墩已被水淹没。

“走!出发!”18日晚上8点半,鼓楼区江边路的一处防汛值班室里,下关街道行政执法中队队员李志鹏抓起手电筒,叫上同事,开始了又一次江边巡逻。

江边路上分布有多个直通长江的观赏入口,入汛前进行封堵加固,同防洪堤坝连为一体。汛情期间,它们就是至关重要的防洪闸口,一旦失守,几十米外的大片居民区首当其冲,必须重点关注。每到一处,李志鹏和同事们都举着手电筒认真查看。“辖区内共有22个入口,每隔一个小时就要巡逻一次,检查加固情况如何,有无渗水,流速多少,一点不能马虎。”

在长江北岸,顶山街道吉庆社区15名社工,9名女性,值守点排班时,没一个提意见、有怨言。江北新区顶山街道临江社区党支部书记李炎华在社区群里发了一张图:风雨交加的黑夜里,鲜艳的党旗在值守点上方飘扬。他借此提醒每一位值守人员时刻不能有分毫懈怠。

城市内河一样压力巨大。鼓楼区秦淮河11公里河堤设置了36段31处执勤点,区管干部分段包干巡堤,每500米至少3人,每一小时巡堤一次,责任段交界处相互检查不少于30米,确保堤防巡查全覆盖、无死角。

以“铁脚板”守稳每一寸堤防

17日夜间的强降雨,让南京内河水位全线抬升。13.23米,超警戒水位2.73米!18日,水阳江南京高淳段水碧桥站水位又创新高。省水利厅升级滁河江苏段洪水黄色预警,滁河晓桥站水位11.15米,已连续9天超警戒水位。

7月7日,高淳区阳江镇延续了数百年的“送水牌”传统再度启用。巡逻员手持木质“水牌”,巡查责任段河堤后交给下一个巡逻员,24小时从不间断。18日下午,70岁的梅位本在高宣圩的大堤上巡逻。“‘水牌’在手,责任在肩。”他说,巡逻员不仅要从堤坝上看水面流动情况、附近房屋情况,还要听堤坝下是否有异常水声。到达终点,他将水牌交接,取反方向的水牌带回出发点。

在浦口区汤泉街道九龙社区,滁河大堤上原本顺坡排列的4根水位标识柱,如今只看得见一根半。整整一夜,社区抢险队伍和值班人员没人敢合眼。九龙社区“大联勤”网格长贾学银已经连着10天吃住在大堤下的指挥部,2公里长的堤坝,社区组织了超过50人的队伍,24小时不间断巡查,发现险情立即处置。“水位太高,今天一早接连出现两处散浸点。”贾学银是退伍军人,又是党员,一听出现散浸,拿起铁锹就往外跑,“大家都急啊,挖沟引流时,铁锹都断了两把。”

滁河奔腾向东,水势越来越大,越来越急。在六合区雄州街道,滁河大小支流共有10多条,总长度近100公里。河岸边,部分人行步道、亲水平台已被淹没在水中,通向河边的路口均已设置围挡并悬挂警示牌,提醒市民水深坡陡,注意安全。河堤上,每隔1公里就有一个防汛棚,由一线防汛人员24小时驻守。“防汛一刻都不敢歇。”砂子沟社区党总支书记王文新说,就在3天前的凌晨4点,河堤发现7处渗漏点。社区紧急调来拖拉机、挖掘机,组织40多人队伍紧急抢险。经过两小时搭养水盆、打桩、装土、叠包,终于成功消险。

水还在涨,晚上8点,滁河晓桥站实时水位已到11.38米,距离历史最高水位仅差1.25米。昨夜,注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本报记者 盛文虎 许雯斐

董 翔 李 凯 朱 泉 颜 芳

集团数字报刊 : 新华日报 | 扬子晚报 | 乡村干部报 | 南京晨报 | 江苏经济报 | 江苏法制报
2020-07-19 长江南京段水位创历史最高,预计还有一周时间维持历史高水位 1 1 新华日报 c802292.html 1 严防死守!南京全城迎战最严峻防汛